免费看日本生活片

“真央企”也怕遇上“假央企”!深康佳数千万票据业务两度踩雷

发布日期:2021-11-07 17:05    点击次数:58

  渤海银行“28亿存款质押担保”案背后,我们调查发现融资方华业石化是家假央企,依靠母公司披上“央企孙公司”外衣。

  如今,牵出秧藤带出瓜,华业石化之外,更多披着央企外衣的公司被置于聚光灯之下。而这些假央企的业务范围内,不少真央企子公司接连“中枪”。其中,便包括曾经的“彩电一哥”――康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康佳A,000016.SZ)。

  深康佳踩雷的是假央企华宇经济旗下一全资孙公司签发并承兑的票据,一笔1000万,一笔8000万。而在这两笔票据之外,深康佳还有踩雷的票据牵涉华宇经济……

  1000万+8000万

  深康佳票据业务两度踩雷

  作为曾经炙手可热的“彩电一哥”,深康佳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家电市场经营得风生水起,竟会在票据业务上接连“摔跤”。

  2017年,是深康佳成立之后的第37年,也是旗下的康佳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佳保理”)成立后的第7个年头。

  而就在这一年,两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从遥远的北京开出,途径宁波、武汉、合肥,终于在几家公司倒手后,辗转来到了位于深圳的康佳保理手中,而后,康佳保理再转让给母公司深康佳,深康佳又拿着这两张票据去向平安银行贴现。

  这两张汇票金额共计1000万,到期日是2018年12月18日,开票人和承兑人乍看之下来头可不小――中核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核工建设集团”)。谁料想,这家顶着“中核”光环的公司,竟让深康佳在票据业务上踩了雷。

  本来,两张票据经手一过,到期后谁该收钱、谁该承兑,票据上记载得清楚明白。

  然而,2018年12月18日,1000万汇票到期,平安银行提示付款却遭拒。钱收不回来能怎么办,平安银行只能又回过头来找到深康佳。

  深康佳倒是痛痛快快地给了,当月20号便结清了这1000万。然而,结清之后的追偿之路,深康佳却走得崎岖坎坷。之前的转手人都不还钱,中核工建设集团直到深康佳起诉,也只还了300万。

  剩余的700万究竟如何?在裁判文书网等渠道,难以再寻到这笔票据的身影了。

  1000万票据踩雷,这不是终结,似乎只是一个开始。

  就在康佳保理接手这1000万票据一周之后,另一笔8000万的票据也从北京辗转来到深圳。

  这8000万票据到期日为2018年12月25日,出票人及承兑人还是中核工建设集团。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而后,从康佳保理到深康佳再到平安银行,这条流转之路,这笔8000万汇票,也走了一遍。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平安银行提示付款遭拒,追索至深康佳。深康佳还了钱,却再也找不到人还他钱了。

  不还钱能怎么办?起诉!还要申请财产保全。然而,冻结了两家公司共三个账户,也只冻结了不到200万存款,与8000万相去甚远。

  一笔票据1000万,一笔票据8000万, 深康佳“踩雷”的两笔票据,出票人和承兑人都指向中核工建设集团。

  而记者注意到,深康佳在2018年年报中曾对中核工建设集团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彼时,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9000万元,坏账准备450万,计提比例5%,计提理由“对方流动资金周转困难”。

  在今年半年报中,深康佳对中核工建设集团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7264万元,计提坏账准备2237万元,计提比例30.8%,理由为“信用风险增加”。

  16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承兑人为假央企旗下孙公司

  曾经中国的彩电行业百舸争流,深康佳却能勇立潮头,“彩电一哥”的称号让“康佳”两个字家喻户晓。

  而作为一家坐拥员工2万人,资产超过480亿元,年营收超过550亿元的国有上市企业,深康佳的大股东是华侨城集团,而华侨城集团是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大型中央企业。

  但就是这样一家具有央企背景的国有上市公司,却因票据业务在同一家公司手中摔了两次跤,就连旗下专业保理机构也未能察觉,这着实令人费解。而另一个问题也着实让人好奇,这能“坑”了深康佳两次的公司究竟是何来路?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中核工建设集团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等,被16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15次的立案时间在今年年内,另外一次在去年11月12日。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搜索“中核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已查无此人。但搜索中福天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福天工建设”)在系统中披露的历年年报,我们发现,在2017~2020年四年的年报中,该公司企业名称一栏均显示为“中核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再来看股权, 2017年年报披露,中核工建设集团股东及出资信息一栏显示为“中核伟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核伟业建投”)。

  而上述两笔“踩雷”的票据转让发生在2017年末。

  工商信息显示,中核伟业建投成立于2012年6月12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李义江,由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宇经济”)全资持股。

  工商信息显示,华宇经济成立于1988年4月30日,法定代表人为李军,由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100%持股。

  他真是中核集团全资子公司吗?

  10月21日,中核集团在官微发布《关于不法企业假冒中核集团子公司有关情况的公告》,公告表示:“长期以来,有不法分子通过伪造相关材料等方式,将企业注册为中核集团下属子公司,以中核集团下属子公司名义开展业务。经中核集团核实,以下公司及其下设各级子公司均为假冒央企,与中核集团无任何隶属或股权关系,也不存在任何投资、合作、业务等关系,其一切行为均与中核集团无关。请社会各界提高警惕,注意防范风险,如发现其违法犯罪行为,请尽快到公安机关报案。”

  在列出的6家假冒央企中,第一家便是“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

  在更早的2018年,中核集团也曾发布声明,表明华宇经济不是其出资设立的公司或企业。华宇经济设立的各种冠以“中核”字号和号称中核下属公司的企业或机构,均未经过中核集团批准。华宇经济及其子公司各类行为均不能代表中核集团及其所属成员单位,中核集团所属成员单位不承担华宇经济及其子公司任何行为所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

  然而,打假的声明终究还是来迟了,那时,两笔票据早已辗转来到了深康佳手里。

  此外,记者也注意到,华宇经济已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2020年12月11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华宇经济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而在更在之前的2019年8月30日,华宇经济就同一原因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中核工建设集团背后是“假央企”华宇经济,而在深康佳2018年的另一起票据踩雷中,也有华宇经济的影子。

  那是一笔五千万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几经辗转后来到深康佳手里。这次,深康佳没有再去贴现,而是选择持有,但仍未逃脱票据到期后提示付款遭拒的结局。

  这次开票人不再是中核工建设集团,但其中牵涉背书转让人――上海能平实业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是华宇经济的全资孙公司。

  353家!

  这些假冒央企要警惕

  除了被中核集团两度打假,在10月22日国资委官网发布的《中央企业公告的假冒央企名单汇总》中,“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也排在第一家。

  渤海银行28亿存款质押案曝出了华业石化,深康佳票据踩雷也让华宇经济藏无可藏。但我们也知道,华业石化、华宇经济不过是假冒央企这条“暗河”的其中一粟,更多披着外衣的假冒央企还蛰伏在暗处,意图在“经济蛋糕”上伺机吞掉一口,对于他们,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央企在持续 “打假”,近期,国资委官网也发布假冒中央企业名单。国资委表示,部分中央企业对外公告了一批假冒国企名单,明确有关公司及其下设各级子公司均为假冒国企,与中央企业无任何隶属或股权关系,也不存在任何投资、合作、业务等关系,其一切行为均与中央企业无关。353家假冒具体名单如下: